welcome to here!

还是生病的星期六~ 寄礼物-做梦

早上七点半就起身了,还以为邮局是8点半开门,哪知道十点才开门起身后看见屋子里没人,把地板抹了两遍,太脏了,忍受不了真不知道室友们是怎么生活的,家里也只有我一个人会打扫之后便来到论坛里晃一晃,我也知道病人应该多休息本来只是想看看左岸的小说,哪知道看着看着把帖子也给回了那时候还没刷牙洗脸呢,回帖回到无法无天了回贴回到了一定的程度,钻回被窝打算再睡一下,没睡意了9点半洗澡后到厨房煮个面来吃,貌似有点感冒了梅看见后大喊说我怎么可以吃这些东西,病人应该只吃白面包和面线汤我也知道...可是没有面包也没有面线,只有速食面鼻子塞住,鼻涕一直狂流,还以为吃了面会好点,却没有好转地板上却多了好多的云吞~请让我好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就好,等我出门把小红的礼物寄出去就好10点多捧着小红的箱子走到捷运,有点晕晕要知道一手捧箱子,一手麻鼻涕的滋味,真是万能啊!本来想到最近的邮政局,居然没开,算了!方正那小地方,信不过打了个电话给梅问说今天不是公共假期吧~我可不想那么衰到了站,捧着箱子心里一直默念有开门有开门看到邮政局大门打开的时候,我都快乐昏了!激动地跟工作人员说“天啊!我还以为你们没开门呢!”跟当班的人说我要寄登记的,她说那么大份不行寄登记的我说那怎么办啊?寄不了吗?她要我别急,寄空运的,吓死了!晕晕~ 填着表格的当儿,用了三张纸巾填完后,她说“小姐,你把收件人与寄信人的名字填倒反了!”不会吧!这样的错误....我还真的是晕了~ 再次的填过咯我问说着箱子一定会到的吧?小姐说放心会寄到的小姐问说要是寄不到的话想选择怎么样的方式处理有再寄一次空运,陆运,毁灭和寄回给收件人我问说哪个方法比较好?小姐说要是里头只是不重要的东西那就毁灭吧!毁灭?那就毁了我慢慢的爱心零食还有一些礼物咧还是寄回给我好了!顶多再付寄回来的钱好了!小姐称了称我的箱子,2.8公斤,66块4毛钱哇!我还以为我这个重箱子需要200块呢!有点出乎意料虽然66块是不少钱,可是比起想象中预算的价钱,太便宜了!把箱子寄了后,小姐给我两张收据,一看一张明明是company copy返回去问说有给错我吗?小姐看了说“啊!我怎么会给你这张!”哇!还好我有检查!不然东西不是肯定被退回来了吗?don't play play~ 好了!箱子寄出去了!感冒就更严重了!搭捷运时摇摇晃晃的,一头撞向右边的墙壁,疼!回到家里,一直哈湫哈湫个不停,感觉到自己快死了!以最快的速度洗澡后,乖乖的吃了药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打个电话给小红,看看人家醒了没,好让她催眠下我2点多,小红说我该睡觉了,她也该准备上班了!奇怪~跟小红聊天完后特别好睡,小红的催眠技术,真赞2点半,野蛮室友一直敲门一直敲门借捷运卡大姐,我在生病的,好不容易睡着了!就因为一张捷运卡!迷迷糊糊的找了给她,再迷迷糊糊的睡觉4点多,胖子打来,没接!以我跟他的默契,他会理解我还在生病6点多醒来,作了个梦梦见伊写了好大幅的毛笔字,用黄色的墨水写的她妈妈看了不停的赞赏,她爸爸也一直说好女魔头也秀出自己的作品,爸妈也说好看饭厅里的桌上满满的都是她们作品,然后全部人的目光看向我“你的毛笔字呢?你没有吗?”我低着头,不吭声的吃着我的饭,感觉到他们不屑的眼神我没有毛笔字的作品,我只有很多副画受不了妈妈还有女魔头的眼光小时候的我是比较专注在画画,没花时间练字只是...他们都忘了小时候的我,硬笔字与毛笔字也曾经得过奖

  • 相关tag: l19890318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