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here!

【原创】雨心遗爱(完结)

雨心遗爱 序 修长的身影屹立在落地玻璃窗前,那眉宇间有着一股摄人的忧伤,暗哑的深眸直直地望着三十楼高下穿来插去的汽车,她手中拿着己离她而去十年的项链和一封只有四个字的信,她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 十年了,她到底在这十年间等待甚么,好像己有点忘记,记忆里只残留那淡淡的气味和美丽的笑容,其余的,她好像己忘记了,就像现在站在窗前,脑里想不起东西一样,空白一遍。 金属钛制造的房门被人叩亮,她呼了一口气,把眉间的气息藏起来,以微笑没盖一切的语言。 「进来吧。」她己转身站好,手中拿着不久前秘书拿进来的热咖啡。 门被打开,是她的秘书,而且手中拿着一束很美丽的白玫瑰。 「展总裁,妳吩咐的白玫瑰己准备好了,虽要我插起来吗?」从十年前开始,展雨身边的秘书,己不再是美丽的女士,而是结结实实的男人。 「不用了,力奇,我送人的。」展雨看着那束白玫瑰,心里感叹着。 「送人?展总裁好像十年都没买过花送人了。」力奇跟了展雨十年,从他跟她开始,都没见过她送花给任何人。 嘴角向上扬了一小弧度,给他一个答案也给自己一个答案。 力奇意会到意思,把花放在桌子上,伸手去取下展雨手中的咖啡杯,「那妳应该是时候出发了吧?」 手中的杯被拿走,展雨把双手插在裤袋里,又是一个微笑回答,这些年,她变得深默不语。 「那我先出去,后面的事交给我去做完就成了。」力奇拿着咖啡杯走出那度金属钛制造的房门。 房里的展雨又再带着忧伤,静静的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站着,她是时候要出发了。 用不到一小时的时候,展雨拿着那束白玫瑰,来到屹立一个一个的墓碑的地方,她走过一个又一个的灰色石碑,来到了一个新立好的碑前,放下那束白玫瑰。 「好久不见。」她对着墓碑说,蹲下身,对那张黑白的照片。 她坐在墓碑旁边,看着前几天连着信寄来的项链,那个独特的形状是光照帕特有的标志,也是光照派传人的信物,在十年前,她送出去了,十年后,它被送回自己手中,项链里带着的温暖,己经十年没感受过了。 是的,那束白玫瑰就是送给十年不见人,但己永远埋藏在地下的人,看着那黑白的照片,彷佛时间…又回去了十年前… 十年前,展雨的过去。 一切都从那年,那份生日礼物开始。 第一章 华丽的大屋,两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在大厅里不知在干甚么中… 「喂…别偷吃啦!」一把女声刻意压低声音,手闪速拍打掉正偷吃东西的人。 「宝贝…我很饿耶…午餐都没吃…」看着眼前那些食物,肚子里的虫子也叫起来。 「那都要等女儿回来啊!妳忘了我们今天的目的了吗!」女人伸手扭着那人的耳朵,在她耳边低吼。 深绿的眼睛带着哀怨看着那美味的食物,嘴角嘟起,还是乖乖的等待那个乖女儿回来。 不用多久,大门响起钥匙的声音,绿色的眼光闪闪发亮,她可以吃东西了! 「女儿回来了耶!」 「别吵!」 修长的身影走进大屋里,奇怪怎么灯没亮呢?她不是吩咐过钟点女佣要在她回来之前亮起灯的吗? 灵敏的耳朵听到角落传来轻微的声音,而那种熟悉的呼吸气息和频率,她最清楚不过屋里有她的相亲在… 只是…她们无事干嘛偷偷躲起来? 「老爸,老妈,妳们偷伦偷躲在那里干嘛啦!又不开灯!」展雨把灯亮起,双手抱胸的等待在角落两个大小孩出来。 佩瑶和展鸣夜打打闹闹的走出来,「都是妳!吵甚么吵!被女儿发现啦!」 「甚么嘛…是妳自己先说话的…」鸣夜像怨妇似的眼神看着一脸火气的脸,场面让站着的展雨抱肚子笑起来。 「爸,妈,妳们真是十年不变,一样像小孩。」 「哼!谁叫妳爸那么笨!如果不是以我的身手,怎么会被妳发现!我可是前任光照派帮主耶!」佩瑶一手扭着鸣夜的耳朵,一手叉起腰来。 「好啦好啦!前任光照派帮主,现在帮主是我,而且…老爸的耳朵都快要被妳扭断了!妳们到底来干嘛啦!鬼鬼祟祟的躲起来!」她没好气走到沙发躺下,工作了一整天,骨头不用到六十岁都己经快松掉了。 佩瑶伸手把展雨拉起,「嘻嘻!宝贝女儿,妳忘了今天是甚么日子了吗?」 这下考起展雨了!今天不是她生日啊!又不是老爸生日...到底今天是甚么日子啊! 展雨保持镇定的微笑着,上年忘了靓妈生日被扁出去太平洋…这次忘记了甚么大日子啊! 「宝贝女儿~妳真的忘记了吗?」展鸣夜也扬起笑容,这女儿从小看大,现在她在想甚么她也知道…一定怕说忘记了被扁吧!呵呵! 展雨看着两位双亲,表情奸狡之余身上还发出让人寒冷的气氛…她们有甚么诡计!? 「呵呵~爸妈…女儿的确不知今天是甚么大日子…妳们的生日都好像还未到呢…」额上冷汗微微渗出,再仔细反思…她仍然不知今天是甚么大日子啊! 「嘻嘻!宝贝女儿,过来吧!」 佩瑶和鸣夜扯着她来到饭厅,饭桌上,各款美食就在眼前,香味扑鼻,而最美丽的是中间以白色为主题的蛋糕,上面正正写着”宝贝女儿,生日快乐!” 展雨被眼前这蛋糕所呆掉,今天…是她生日吗?不是还有两个月吗? 「爸妈…我的生日好像还有两个月…妳们是不是提早老人痴呆了!」展雨立刻想拿起电话打给她认识的医生,她打从心底很爱她们的。 刚拿起电话,就被人阻止。 「宝贝女儿啊!妳还记得我是哪天接妳回来的?」佩瑶按着她的电话,很认真地问她。 这时,展雨终于想起了,今天的确是她真正的生日,一个她几乎己忘记了日子。 忧郁的眼神看着佩瑶,深邃的瞳孔散发出落幕的气息,暗里叹了口气,这些日子,纵使辛苦,她也顶得住,顶着她要背负的所有东西。 「妈,我那会忘记,就在我六岁那年,妳飞进来带我走的。」展雨想到从前的稚语不禁自己也扬起笑容。 佩瑶回她一笑,拍拍她的肩负,转眼间一个只到她大腿的小孩长大了!只不过学了她老爸的坏东西,总爱整天跟女人走!本来以为可以有一个小公主的嘛! 「那妳应该不会忘记…今天才是妳真正的生日吧!同样,伊东清晨也才是妳真正的名字。」 鸣夜己插起蜡烛,点起火光,「宝贝女儿,许个愿吧!」温柔的微笑挂在脸上,这是由心散发出来对她的关爱,没有血缘关系真的不要紧,紧要的是她们之间的亲情,没东西可以代替这些。 「爸…妈…这…」展雨不知道要说甚么,原来她们没忘记,一直都没忘记她那个身份… 「不要多说了,先许愿吧!或许我们可以为妳完成妳的愿望喔!」 展雨闭上双眼,第一次这么认真许了一个愿,一个她一直都很想完成的梦想。 「宝贝女儿,许了愿吧!可以张开眼睛,看看我们为妳准备的生日礼物了!」佩瑶拿出一份资料,里面只有短短几段话,她相信是展雨多年来想要的。 闭着的深眸张开,映入眼底的是那张清秀的脸,她再想念不过的人,一个她一直很想找回来的人。 「宝贝女儿,我知妳一直都有在找人查找妳亲母亲数据,也知道,妳一直都知道妳母亲在那里,只是妳考虑到我们的感受所以没有去找妳母亲,现在妳二十三岁!成年人了!好应该去看看她啊!」 鸣夜把她当小孩的抚着她的头顶,这女儿虽然外表看来很风流,但其实内心深处一直都很寂寞吧!她的另一面,似乎都埋藏起来,不想让人看见。 「妳们怎会…知道的?我以为我…己经很秘密了!」手上这份资料,正正是她想要的,而且比自己那份更详细,连地址都有了! 「哈哈!笨女儿!妳忘了妳妈是谁!是前任光照派帮主耶!我要的东西怎么不可能拿到呢!不过妳母亲可真难找耶!我找了很久才找到她住那呢!」 「还是漂亮的妈妈最利害!」展雨在佩瑶脸上亲了一口,她真的很感谢她们。 「好啦…妳们两个说够了没…我很饿耶!」展鸣夜己忍不住开口发出声音,看着美食,虽然她不贪吃,但肚子的叫声真难掌耶! 展雨和佩瑶相视而笑,她们忘记了一个人,还是先开动吧! 「我们开动啰!」 三大齐声说着,开始把美食撕杀,笑声不断,最后佩瑶醉倒在沙发,而两”父子”在沙发上谈起来。 「雨啊,放心去找妳妈吧!公司我可以暂时看着…妳啊…妳啊…不要忘记我们喔…」快要醉倒的鸣夜己躺在沙发里,几乎动不了。 展雨看着己睡着的她,心里慨叹着,这样好的人,可以在那里找? 妈…这些年妳过得好吗? …………………………………………………………………………………… 没有张扬的气派,坐的是普通飞机商务客位。 肩膀没有负起的任务,背起的是简单不过的行李。 展雨就在一星期后出发去资料上所写的地方前去,离台湾很远的地方,一个她也意想不到的角度,她到底怎么会去到那儿?要避那个无情的男人吗? 「先生,请问你要喝点甚么?」美丽的空中小姐以亲切的口吻询问正若有所思的”男人”,微笑疆硬的挂在脸上,偶然间显露出疲累的神态。 展雨回神脱下墨镜,惯性地转换成绅士模式,给以这空中小姐一个迷人的微笑,这招通常没有女生能抵抗。 「啊…对不起…小姐,请问妳要喝点甚么?」空中小姐看见脱下墨镜的展雨,立刻改掉称呼,而且因那迷人的笑容所控制着心跳的速度,鳯眼不断偷看着这张清秀的脸。 是的,纵使展雨打扮像男生,胸部是太平洋,只是近看那张清秀的脸,一眼都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女生,她拥用女生特有的纤细轮廓,高挺的鼻子,秀气极了的眉,但集合起来,总带着弱质男孩的书卷味儿,散发出独特的高浓度的迷人气息。 加上正正她微笑时,确实让女士们心动,就好像现在的空中小姐,被她迷醉起来,「给我一杯清水好了,谢。」用那双最有杀伤力的深瞳直直看着那空中小姐的鳯眼,不用多说,又一个女人被迷住了! 要用五秒的时间,空中小姐才挽回点意识「好的…请等一下。」修长的手指带着微抖,但不失身为专业人士的熟练手势,纯熟的倒了一杯清水给展雨。 「谢谢。」接过清水,轻喝了一口,清凉的水从喉咙经过食道来到胃里,凉凉的感觉让己坐了快十小时的展雨心情有点儿调整。 还有五小时才到…这下应该睡一会吗? 渐渐的,展雨眼皮合上,进入半睡状态。 为甚么是半睡? 无他的,身为半个杀手,长年累月都必虽提高自己的神经警觉,如果不是…早就几年前就被光照派的敌对人暗杀了好几会了! 都多得她那个爱惹事的妈妈嘛! 经过快二十小时的机程,展雨下机后脑里第一个反应是后悔没有四周张扬坐她的私人飞机,若不是…她不用待在一个盒子里这么久,机程至少可以减掉一半。 当她正伸着懒腰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一个男人拍了几下「请问妳是展总裁吗?」男人比她高一点儿,戴着无框的眼镜,斯文是展雨印下的第一印象。 「是,我是展雨,DK集团的总裁,请问你是…?」提着轻便的行李,展雨不解这男人是谁,但还是礼貌的先伸手出来,方便大家握手。 男人看了几秒钟展雨,也伸出手跟她轻握了「我是妳爸派来接你的,我叫范力奇。」力奇向她九十度鞠躬,看来训练有数。 我爸?呵…她有时候满细心的嘛! 温意缓缓窝在心里,这份感觉,她一直都收好在心里,对她们,展雨一直都当成亲人一样看「喔!那我叫你力奇,对了,我们先去酒店吧!有点累。」由其是脖子,很酸。 「是的,总裁。」力奇走在前面,展雨则跟着他的背后,发现这男人比自己高一点,壮一点,手大一点,而且胸部也… 忍不住轻笑起来,机场四周的人还以为她发疯的,不过她那张脸吸引了很多女士和男士的观赏。 由苏黎世国际机场去酒店,大约要一个半小时,展雨坐在房车后座,欣赏着一闪而过的景色,英色味的小屋,到处是片片落叶,大自然的魅力一样吸引着她,很久没有这般偷快的心情了,她应该很快可以看见十多年没见的亲生母亲了。 展雨一直都不明白为甚么母亲会来到苏黎世居住,母亲喜欢安静清雅的地方,而苏黎世是瑞士和欧洲重要的金融中心,世界最多银行的地方,同时副有艺术色彩的城市,这里的人就算是平民也有相当的资产,是一个非常热闹的都城,母亲她这些年会过得好吗? 「展总裁,到酒店了。」 闭合的双眼张开,对上了一张斯文脸,她竟然不知不觉睡熟了…是她太累了吗? 调整自己的精神状态,跨出车箱「谢。」她再次伸起腰子,扭动脖颈,活动的地方都发着咯咯的声音。 力奇早己替她准备好房间,他是细心的人,一早听到她坐普通飞机过来,身体一定很累吧!「展总裁,房间己准备好,上去好好休息吧!有事可以打给我。」 「嗯,谢了。」拿过房卡,提着行李,坐着透明玻璃的电梯步向最高层的楼层,这是专属总统套房的楼层,一晚住费要一万元美金,不过,这都是雷氏的物业…再怎么豪华也没问题呢… 虽然是很心急想去母亲住的地方找她,但今天…累了,而且她也不知道到时候要跟她说甚么话… 第一句话应该说甚么?我是妳女儿吗? 会不会很怪? 一晚长夜,就为了第一句话,她到天亮才开始进睡,梦里,她回到童年,小手被握在温柔的手中,这样她己经很幸福了。 ……………………………………………………………………………… 中午时份,展雨才清醒过来,看着窗外的阳光,似乎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她心情带着复杂,又有点忐忑不安。 房内的电话响起,展雨抓抓头皮,拿起它「我是展雨。」惯常的公式口吻,长腿跨出大床,直接来到浴室。 「展总裁,我是力奇,午餐己为妳准备好了,现在可以送上来吗?」电话那头同样也像公式化的口吻,展雨嘀咕着这男人怎么这么死板,比她的声音还没温度。 说着,展雨也感到饿了「可以,我都快饿扁了,谢谢啊力奇!」豪爽的笑了几声,挂掉电话便开始梳洗,习惯先刷牙再洗个澡,出来时房里己放着几样美味的法式菜色,香气就溢满着房间。 吃过中午后,展雨吩咐力奇准备车子,她要准备找她的母亲。 穿带轻便的服饰,只是一件T恤和牛仔裤,再加一件外衣,她不想太过男生的样子,至少要带点女儿气吧! 但她的想法错了…这样清凉的她,更惹来女生的偷看,更添了中性的味道。 「总裁,我们要到那里?」力奇为她打开车门,服侍十分周到,在车上,他等待着她的开口。 「班霍夫人大道。」 「是的。」 房车开动,向着命运转折点出发。

  • 相关tag: 安娜苏日记